南都社论:改革再启动,“时间开始了”

admin 亿宝娱乐 2019-09-01 23:24:04 9847

  

  全国两会闭幕,两会期间最宏亮最能引发共鸣的词语当推“改革”。

  这一点似在意外又实在意中。说其意外,是因为屈指算来,中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已经行进了整整32个年头,说其意中,是因为经过32年的嬗变,当下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又一次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格局,非深化改革不足以应变早成共识,以继续改革而谋国家民族之新路已是社会各界的殷殷期望。

  这样一个节点,其深刻蕴涵也许只有狄更斯《双城记》中的那段名言才能略表一二,当人们默诵“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希望的春天”,心中涌起的正是对改革者的热望。1992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对当时的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说:“你们现在是个好机会,你们要抓、要抓,我们国家已经穷了几千年了,是时候了,不能再等了,我们对国家要爱啊,对人民要爱啊!”时至今日,“对人民要爱”相信始终是决策者须臾未缺的情怀,而如何配得上人民对这个国家的付出,当然还应是抉择与行动之际最优先的考量。

  诚如温家宝总理在两会的记者见面会上所表示,“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和支持”,而随着改革开放过程中思想闪电的射入,谁都不会否认,权利意识急剧苏醒的民众正是改革的呼唤者和生力军,也许最要害的问题端在于:我们准备拿什么样的改革来让人民支持?

  作为当年改革的急先锋,广东的再次探索值得关注。媒体报道,今年全国两会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广东坚定的改革言论引起广泛关注。其实熟悉广东的人都知道,广东再度唱响改革已非一日,近三个月来广东官方主流词汇舍“改革”二字莫属,广东社会“改革”的声音最为强劲,只不过经两会平台的辐射扩散,其舆论冲击波有扩大之势罢了。

  如果透过表象深入内核,也许能够发现,广东可贵者尚不在于声调,而在于其对改革症结的认识和把握。“改革最大阻力来自既得利益格局”,“这次我们确实要拿出革自己命的勇气,真正使政府职能归位”……类似论述之所以具备振衰起懦之效,就缘于其回归了两个常识性判断:一是当前既得利益集团的力量已经发展到可以遏阻改革或者让改革异化的地步;二是能否有效约束权力是判断改革成功与否的试金石。

  这两个判断意义重大,以此为起点而出发的改革,必然得到民众广泛的支持和拥护。与此相反,在早已擦亮了眼睛的民众这里,那些为利益集团所绑架、行剥夺民众权益之实的所谓改革只可能被唾弃,而以各种堂皇的名义坚持权力的垄断,也势必再难赢得民众的欢迎和信任。

  广东具有崭新意义的改革显然已经启动。无论是给社会组织松绑,给民间自治注入活力,还是对部门利益开刀,尝试下放审批权,都堪称改革之路上迈出的实质性步伐。经由这些举措,其改革路线图十分清晰,即一方面政府限权,另一方面向社会放权。对缘于众多因素,事实上掌握着绝大多数资源的政府而言,这一切无异于宣告,“革自己命”的行动已经开始。这样的抉择,既可以说是继承当初改革的未竟之业,也不妨视为在以往改革经验教训之上的重新起航。

  人民已经觉醒,人民呼唤改革,人民期盼矫正权力和权利的不对称,人民像祈求阳光雨露一样祈求公平和正义。民众的这种喁喁望治之心足以感天动地,任何一个稍具历史自觉和担当意识而又负实际责任的人不仅不可能轻忽,相反还会倍加珍视和呵护,因为它们是那么滚烫乃至发光,会持续照亮你的前程,直至共同创造历史。

  改革的鼓声再度在神州大地上奏响,面对这种喧嚣,似乎也有必要保持适度的清醒,毕竟“改革”是一个动词,而且永远是现在进行时态,坐而论道夸夸其谈不是改革者的应有姿态;其次,并非只要挂有改革的名义,就天然获得了质疑豁免权,是不是真正的改革,公众是最佳的评判者,要让公众评判一项改革,当然需要他们觉醒,但更需要赋予其话语权。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古老的民族既然已经享受过改革的愉悦和创造的幸福,就断然不会放弃改革和创造。对中国的改革者来说,“时间开始了”。

来源地址: